分 析 | 股债汇三杀!土耳其市场又“炸”了,这次影响有多大?

     去年8月引爆新兴市场风暴的土耳其,再度成为风暴眼。3月27日土耳其上演股债汇三杀,基准股指一度暴跌7%,刷新去年8月以来新低,一举抹去年内所有涨幅;基准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涨至18.72%,创去年10月以来新高;里拉汇率直线下挫,兑美元一度跌超2.6%;里拉隔夜互换利率甚至跳涨至1200%。

  截至3月28日17点,美元/土耳其里拉报价5.53,日内上涨超过4%。考虑到月底地区选举结束之后放松离岸流动性的预期,美元/土耳其里拉一周期隐含波动性已经从上周的9.4%上升到了48%。

  土耳其为何再陷金融风暴眼?

  TEBInvestment策略师IsikOkte对此认为,此次土耳其再度遭遇金融市场剧烈动荡,有深层次的原因——一是在经济衰退与高通胀的双重压力下,土耳其家庭与企业纷纷抛售里拉资产囤积美元,导致沽空里拉资产套利的胜算极高;二是土耳其主要依赖外资流入支撑经济发展,导致土耳其央行传统的干预汇市做法正变得“行不通”,海外投资机构只需抛售大量土耳其金融资产,就能引发金融市场剧烈动荡,彻底抵消央行干预汇市的影响力,达到自身沽空套利的目的。

  不过,土耳其银行业协会主管表示,国内银行并不是造成里拉流动性问题的根源,有关土银行限制里拉对外流动性的报道失实,有关里拉掉期利率飙升的报道也失实。土耳其银行在设法为自己寻觅流动性,银行业的行为符合国际法和监管,里拉的流动性建立在商业原则的基础上。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周四也表示,近日里拉汇率大幅波动的主要原因是西方国家的干预,尤其是美国的干预,显示出西方国家尤其、美国企图在土耳其地方选举前夕向土耳其施压。土耳其将整肃金融市场上的投机行为,企图操控土耳其里拉的国际资本不会得逞。

  或引爆全球市场黑天鹅

  卫报专栏作家Larry Elliott表示,土耳其为了保汇率不惜“自爆”的行为对于其依赖外国投资抵消贸易逆差的经济模式将会产生深远影响,同时在世界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下,土耳其的“任性行为”可能会接连引爆新兴市场和发达市场的黑天鹅。

  过去两天,土耳其的问题仍在继续发酵,土耳其股市大幅下跌,几乎抹去2018年以来的涨幅。市场的担忧情绪同样反映在土耳其的CDS基差上,继续上升,逼近去年9月时的水平。

  从传染性的角度来看,新兴市场汇率波动已明显上升。3月以来,新兴市场的汇率波动已明显放大,阿根廷比索相对美元贬值幅度已接近10%,巴西雷亚尔相对美元贬值幅度也超过5%。与此同时,在全球发达经济体国债收益率快速下降的同时,阿根廷、巴西、土耳其的主权债收益率仍在上升。整体反映新兴市场的波动已开始蔓延。

  过去几年,为何一些新兴市场看上去总是“危机不断”的原因,总结一下,核心在于两点:

  负债端:易受发达经济体利率影响。新兴市场的负债端依赖美元融资,这使得其更容易受到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的影响,一旦发达经济体利率上升,新兴市场将面临着偿付压力;

  风险资产属性:高Beta。从资产端来看,新兴市场对全球经济的依赖程度较高,尤其是中国的投资性需求。从资产的属性来看,新兴市场具备非常明显的风险资产的属性,这表现为新兴市场股市相比发达国家而言Beta更高(见下图)。当全球风险(波动率)上升时,市场避险情绪抬头,新兴市场资产下跌幅度往往更大,同时将面临资金流出的风险。

  中国市场是否会受波及?

  有研究团队认为,短期可能会引入一些波动,但对中国的影响有限。短期来看,海外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可能会引入波动率的上升,这意味着需要配置一些对冲风险的工具,如黄金、衍生品。

  但整体来看,对中国的影响是有限的。无论是从外部偿付能力来看,还是从外资参与度高、估值高的角度来看,中国在新兴市场中都是较为稳健的。而且,在全球风险偏好低,且利率水平已大幅下降的背景下,资金可能从类固收的角度出发寻找资产。而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股市的股息率相对发达国家而言仍具有比较优势。

  但从中期来看,中国的权益资产处于战略配置期,这一判断依然没有改变。股权市场在中国融资体系中的重要性提升,叠加“长钱”的逐步引入,当前依然是配置权益类资产的“战略窗口期”,这意味着从中期配置的思路来看,调整也是长期配置的时间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