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 评 | 升破10万点,巴西股市进入“改革牛”行情?

      当年全球最熊的巴西股市,在今年年初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3月18日,巴西圣保罗证交所指数Ibovespa盘中首次升破100000点,最终当日收涨0.86%,报99993.92点。截至周一收盘,今年以来巴西股指累积上涨14%。二级市场表现如此强劲,得益于市场认为,巴西新政府将兑现其从国企私有化,削减公共养老金系统、削减财政赤字和减少政府冗杂部门架构等一系列有利于市场的承诺。

  摩根大通拉丁美洲股票策略主管Emy Shayo接受彭博采访时表示,很难在拉丁美洲其他地方巴西看到像巴西股市这样的上涨,在紧缩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下,巴西目前出现了“良性循环”。

  储蓄率低、严重依赖外资、无纪律滥发货币、拖垮财政的福利,通胀、汇率、外债问题轮流爆发,这些典型的“拉美病”症状巴西一个都不缺。但从1995年卡多佐总统推行改革后,巴西经济局面发生了重大变化,卡佐多改革具体政策很多,但可归纳为三点:一是稳货币,“里亚尔计划”的实施,让通胀率从4000%回落到个位数;二是稳财政,削减开支,减赤字;三是通过民营化等方式激活微观活力。卡多佐改革奠定了巴西繁荣的基础。卢拉继任后,遇到了大宗商品景气周期,巴西经济和国力明显上升。

  在2011~2016年期间,巴西经济政策出现明显倒退。为了迎合民粹需要,政府承诺了过多的福利,导致财政陷入困境,经济活力下降。结果,又出现了通胀、赤字、汇率贬值这些头痛的事,一番折腾后,摒弃左派经济政策成为共识,但又无力推动改革。

  2018年上半年股市大幅下跌,能否推进市场化改革成为总统大选中股市关注焦点。去年10月,巴西社会自由党候选人、被认为对市场更友好的博尔索纳罗赢得选举后,巴西股市开始大涨小回,目前已上涨了近30%,在全球排名靠前。

  今年一月,博尔索纳罗在达沃斯论坛上发表上任后首次海外演讲。他表示,巴西目前对外贸仍然相对封闭,改变这一状况是他带领下的政府的主要目标之一,并称在自己的任期尾声,由财长Paulo Guedes带领的经济团队,会帮助巴西成为全世界最适合做生意的50个国家之一。

  巴西股指突破100000点,主要原因就是市场相信养老金改革方案6月份有望在国会通过,而这是解决中长期财政危机的关键之举。调查显示,外国和巴西国内的投资者情绪都很乐观,继续看好2019年股市。

  去年巴西的财政赤字为7%,而Paulo Guedes旨在推动社会福利改革、控制巴西臃肿的养老金支付体系,这些改革被市场视为吸引投资、解决巴西预算赤字和确保经济复苏可持续性的关键,目前投资者正密切关注新一届总统将如何从国会获得支持,以推动养老金改革。

  美银美林拉丁美洲股票策略师David Beker预计,养老金法案应在6月获得下议院批准;受益于企业盈利增长和财政前景好转,2019年底巴西股市将站上120000点。

  虽然目前金融市场看起来还对这项改革充满信心,但基本上大多数人都默认这项提案并不会很快得以批准,此前还有分析师警告称,拖延和国会修改实质内容都可能会削弱投资者的信心。

  外国投资者也仍对股市上涨持怀疑态度。据彭博社编制的外汇数据显示,截至3月14日,外国投资者从巴西股市撤资5.97亿雷亚尔,创下去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年度撤资规模。“在乐观情绪开始真正消退之前,需要尽快采取行动”,富国银行外汇策略师Brendan McKenna曾提到,他认为至少要节省7000亿雷亚尔,才能使让巴西走上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若低于这一数字,巴西雷亚尔就会陷入麻烦。

  不难看出,巴西经济始终有两股力量:一股是市场化、强调宏观纪律的力量;一股是干预主义和破坏宏观平衡的力量。当市场化改革得以推进时,股市、汇率就能有好的表现,甚至走出牛市,而当相反力量主导,人们满足于眼前快乐时,经济和金融市场就会搞得一团糟。鉴于巴西是拉美最大的经济体,其经济体制演化的方向具有一定的外溢效应,从这个意义上看,巴西的市场导向改革重新起步及股市出现“改革牛”行情,是一件非常正面的事情。